善长画花,静物以及半裸体人物像等。榭如以他不按常规的写实手法,抹去了画面上的瑕疵和不完美性以达到他特殊的超完美写实主义的艺术创新境界。然而也保持了他原有的从简风格并运用其特殊的工笔而使作品达到其本身的辉煌之度。

发表评论

善长画花,静物以及半裸体人物像等。榭如以他不按常规的写实手法,抹去了画面上的瑕疵和不完美性以达到他特殊的超完美写实主义的艺术创新境界。然而也保持了他原有的从简风格并运用其特殊的工笔而使作品达到其本身的辉煌之度。